伞修厨莫响君

学习优先……长期不在线……文章有时间就更新^_^。重度cp洁癖,二次;伞修,伞修,挚爱伞修。三次:澈汉俊八可逆不可拆荣勋逆还是算了。珉佑牙刷珉刷美国line站不稳……
我家那口子 霜陵梦依稀

那年,那事儿番外/黄烦烦贺生/迟到了的贺生

与你3番外 冰棒与蝉 


想知道我为啥又迟发。。。小可爱们请看正文完结后的作者废话

————————————————————————


作者 :不太受荣耀其他作者待见虐神——百花缭乱(其实并不是)


百花缭乱被夜雨和索克轮番轰炸了好几天,最终终于妥协,还了他们一个好的结局。


百花缭乱:今天是索克小娇妻夜雨的生日。我大发慈悲的重新给冰蝉写了新的结局。你们不要太感谢我,因为我下次还是会写虐的。


冰棒与蝉


喻文州之前很烦夏天,一年四季最烦夏天,尤其是在他爷爷奶奶家过暑假的时候,最烦了,他爷爷奶奶家在海边郊区,那压根就没有空调,有wifi有信号他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蚊子打也打不完,知了也吵个没完没了,可是当喻文州那年遇见个一天到晚像知了一样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家伙后,他就开始喜欢渐渐的喜欢夏天了,没有别的,只因为喻文州喜欢他。


“知——知——”窗外的知了依旧吵个没完没了,他房间里的电扇被他开到最大的档,他书桌上摆着个吃的只剩个空壳的西瓜,地板上是数不尽的冰棒塑料袋,他嘴里叼着根吃了一半的酸奶冰棒盯着电脑屏幕一个劲儿的发着呆。


天气过于闷热而产生的压抑感,喻文州的思路开始变得不清不楚,好半天过去了他却还是没写出什么东西,他看着只有个标题的界面,一向沉稳的他开始变的烦躁不安,大滴大滴的汗珠滑落下来不知把衬衣打湿了多少。


“啧,又没了,又得出去买了。”喻文州看着手里的冰棒棍叹了口气,走到玄关把花露水全身上下喷了个遍,踢踏着一双凉拖,哼着小曲儿离开了。


喻文州一路小跑到村口的渔村街口小卖部,掀开布帘子,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没人,就朝储货室喊了一嗓子,“蔷姨,我又来买冰棒啦!”


“啊,小喻来了,又买冰棒,你两天前不来过一次么,我记得你买了二十多根的啊?小喻不是我说你啊,这玩意吃多了也不好的,会胃疼的啊。”蔷姨耐心教育到。


“是啊,我这不吃完了么,天气太热了,就想多吃点啊,毕竟我家不像蔷姨你这儿这么凉快,我那里可没空调。”喻文州笑道。


“一共是四十五块一,“蔷姨把算完价格的冰棒递到他手上,待喻文州接过后又补了句“你啊,省着点吃吧,不然真的会拉肚子。”


“会的。”喻文州点头,撕开包装袋扔进门口的垃圾桶,叼着雪糕提着那两三个装满冰棒的塑料袋,边走边看着周围的风景,路过一处户外篮球场时,无意之间被挤入在堆积如山的女啦啦队的人群里,寸步难行的他无奈抬头看起了比赛,计时器没剩多少秒了,分数是相同的30比30……


“啊啊啊啊啊啊”身旁的女生们突然呐喊了起来,原因很简单只因球场上的一个男生突然大喊了句,“郑轩,传球给我!”


喻文州随声望去,声音的主人有着一头特别闪亮的黄发,脑门上带着个红蓝相间的发带,穿着蓝白色调的篮球服,制服上写着大大的蓝雨二字的,此时站在没人防守的三分线外,接到球后他熟练的纵身跳起,球画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空心三分。


随后哨声响起,比赛结束了,黄发男生所在的队伍赢了,因为他最后的三分取胜了,他的队员们把他团团围住,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打趣,吐着舌头抱怨天气闷热要死人了。


喻文州对夏天的讨厌,在见到他的那一刻,消失的无踪了。


此时他的脸滚烫滚烫的,心脏砰砰地乱跳,他知道他可能是喜欢上那个黄发男子了。


开学一周后,喻文州再次见到了他,他是他们学校的转校生,他们高一二班的新同学,他来他们学校的理由让喻文州对他的好感度瞬间快炸了,因为实在是太可爱了,一个是因为学校不管染发的,另一个是偏科生也可以存活下去。


上课前他大摇大摆地走上去的介绍自己,“同学们好,我是新来的转校生,我叫黄少天,黄是我发色的黄,少年的少天堂的天,也是你们篮球社的新社长,兼教练,毕竟这里没有篮球教练,我建立的球队名叫蓝雨,你们要是有想报名的待会儿可以来找我,最后还是请你们多多关照啊。”


原来叫黄少天啊,真是个好听的名字。


黄少天对喻文州没印象,喻文州对黄少天有印象,喻文州喜欢安静不爱胡闹,黄少天大大咧咧嘻嘻哈哈的瞬间和这群新同学打成了一片,当天下课就抱着篮球飞奔下楼,而书呆子喻文州就捧着本书趴在二楼的围栏上静静地看着他。


黄少天人长的帅,虽说话唠点,喜欢插话,但他的性格也特别招人喜欢,不仅篮球打得好,他还会做好吃的海鲜料理,还经常跑去村末的养老院里做义工,这些事迹可让他一下子成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他学习成绩也非常不错,理科优等生,英语还行,历史凑合,唯独阅读差到家,写作能力更是一塌糊涂,这都是他的短板。


本以为自己不会和黄少天有什么交集的喻文州,终于在开学第六个星期和他有了交集,老师一声令下“喻文州,你作为课代表,放学后帮新同学补习吧。”


唉?


当天放学后


“华歆、王朗俱乘船避难,有一人欲依附,歆辄难之。朗曰:“幸尚宽,何为不可?” 后贼追至,王欲舍所携人。歆曰: “本所以疑,正为此耳。既已纳其自托,宁可以急相弃邪?” 遂携拯如初。世以此定华、王之优劣。。。你听懂了,记住了吗?”喻文州和上课本,略期待的看着坐他对面的黄少天。


“听不懂,也记不住,记不住,记不住,课代表大人我脑子炸了,真的要炸了,我求求您,您就放过我吧我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语文课文真的对我来说和天书没什么区别啊啊啊啊啊啊……”黄少天趴在书桌上翻着白眼哀嚎道。


喻文州看黄少天他一副快吐了的表情也就于心不忍了,“那,我们休息一下好了,少天想干什么,玩篮球吗?”


“好啊!”一提篮球黄少天蹭的一下站起来,那双浅琥珀色眼睛泛着金光。


“不过一个人玩,没意思。”刚才得兴奋转眼间又变成了失落。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喻文州问。


“好啊!走吧走吧!”黄少天一手拿球,一手拉着喻文州飞奔到球场上。


球场上的黄少天,自信满满英姿煞爽,和刚才那个爬在桌子上快昏睡过去的狼狈少年判若两人。


投了十几球后,黄少天冲着坐在长凳上捧着语文书的喻文州说道,“课代表,在体育场这种神圣的地方就不要再看书了,尊重一下体育场运动起来嘛~您要不也投几个呗!”


“不了,你玩着就好,玩累了我们继续学习。”喻文州笑,接着又低头继续看书。


其实,那本书,本就是个幌子,拿书只是为了挡一下自己的炙热的眼神,实在不想让黄少天发现自己一个劲盯着他罢了。


“啊啊啊啊课代表课代表不带这样的好不好,你的良心呢哪去了哪去了不行不行你这样我务必要告诉您一声,我可是不会玩累的!您打消继续让我学习的念头吧~”黄少天恳求道。


“不管,我等你。”喻文州说着又翻去一页纸。


又十几个球过去


“小课代表,您真只看不玩?”黄少天看雷打不动的喻文州又问了一嘴。


“嗯,我不玩。”喻文州回道。


”好吧,那以后我每天问你一遍,”他边说边又投了一个三分,“就不信你真不玩!”


“好啊,那你可以试试。”


尽管他努力了一个月,每次休息都来问一嘴,但喻文州就是没答应。


一个月后


“文州,我们一起玩吧。”


喻文州先是一愣,因为这是黄少天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表面只是微笑着,可心里都乐的心花怒放了。


但最后他还是拒绝了,因为他实在不想在自己在喜欢的人面前留下黑历史。


“课代表大人玩嘛,喻文州大人玩嘛,最帅气的文州先生,就算你打的不好我也是不会笑你的。”黄少天卖着萌请求道。


喻文州看他喜欢的人如此请求自己就妥协了,接过他手里的篮球,学着黄少天的样子投了一个完美的——三不沾。


喻文州捂脸,黄少天忍笑安慰道“小课代表,我最先也是这样的,你别伤心多练练就好了。


喻文州看着他的没说话,把球扔给黄少天,黄少天笑了笑又玩了起来。


十几个球过后,喻文州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脑袋抽了,对,就是脑袋抽了,他突然问了一嘴“你们篮球队还差几个人?”


“一个。”黄少天如实回答但他没有停下依旧持续做着三步上篮的练习。


“你觉得我可以么!”果然是脑子抽了才说出这种话,说完才反应过来的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被他这话吓得篮球脱手后石化自己也跟着石化了。


“吓着你了吧,我开玩笑的。”喻文州抱歉的说。


“你只要不怕被叫吊车尾,我随时欢迎。”


“不怕!”


“那我们周五晚上7点室外体育馆见~”


那之后书呆子喻文州,有了除啃书之外多了个爱好,打篮球。


当天晚上熬夜学规则,看比赛,学动作,他一个篮球小白学了不少知识,但是运动还是要自己实践的。


经过一年的努力他不断努力他从一个捡球送水的打杂的,变成了一个偶尔上场的小替补,那之后他又从替补变成了蓝雨的战术大师,接着成了副队,结果黄少天自愧战术,分析敌情都不如喻文州就把自己的队长一职让给了喻文州。


“文州,文州你来当队长吧,你来吧,你来吧!你比我强好多!”


喻文州当队长后,虽然不被大多数队员看好,打他也率领蓝雨篮球队打赢了不少比赛,又因为喻文州的补习黄少天的语文成绩也上去了些,接着他们成了很要好朋友。


“文州,周末去海钓么?”


“文州,周末去骑车玩吧!”


“文州,这周我们去划船吧。”


只要是黄少天提出的要求,喻文州一定会陪他一起做到。


蓝雨打了好几次比赛后,黄少天的粉丝变得更多了,粉丝多了喻文州开始变的担心了,直到某日比赛结束后,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次比赛结束后来了个别校女生。


那女生红着脸十分不好意思的让喻文州给黄少天转交情书,喻文州笑着接过,但在女孩走后,喻文州黑着脸走拿着情书走到他们学校教导主任的办公室,把它亲手上交给了教导主任,之后那女生接受了他们学校的早恋处理。


女生之后找上了喻文州质问他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喻文州只是笑笑,“一不小心脱手了。”


一年后,他们蓝雨球队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打赢劲敌微草篮球队赢得了第五届男子高校篮球大赛的总冠军,黄少天喜极而泣,抱着喻文州一遍又一遍大喊道“文州队长,我们成功了!成功了!成功了!!“


奖杯上交给了学校,那时他们捧着奖杯照了照片,黄少天很高兴把照片洗了,装进相框里放在了自己书柜里。


升上高三之后,黄少天一天心血来潮的跑来问喻文州,“文州,文州,你以后想做什么?”


“当作家,”喻文州想了想答,“少天你呢”喻文州反问。


“当篮球教练!”黄少天十分坚定地说。


“还是和篮球挂钩,少天还真是喜欢篮球呢。”喻文州笑了笑说。


“是啊是啊!最喜欢了!”


“那少天喜欢我么?”问完后喻文州紧张的咽了口口水。


“喜欢啊,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嘛!”黄少天笑道。


是啊,我和他的关系还只是朋友。


“嗯,最好的朋友!”喻文州苦笑着答,但是他笑得在黄少天眼里和平常没什么区别。


毕业前最后一场校内比赛,只和微草差了一分的他们输了,当胜利队伍的队长和副队长抛下队员,偷偷跑到角落拥吻庆祝时被路过的喻文州撞见了,知道他们是恋人关系后,喻文州开始不满足他和黄少天现在的朋友关系了。


他们最后的那个夏天,也就是高三毕业之后的的暑假,在他们解散之夜的酒会上……几杯啤酒下肚的喻文州,做出了愚蠢至极的事情。


第二天


喻文州是被自己的头疼醒,醒来之后一脸复杂的看这镜子里的自己,一头胡乱耷拉着的碎发,脸上一个紫红色的巴掌印,嘴唇被咬破还肿了好大一圈,自己身上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肩膀上密密麻麻的牙印,背上的深深浅浅的抓痕,都是最醒目的提醒,昨夜那个兽性大发畜生不如的自己犯下得罪行。


昨晚画面渐渐拼凑起来,最后拼成让他无法忘记的事情,身下的人原本琥珀色的眼睛被气的通红,大滴的泪珠疯狂掉落,从始至终都喷着脏字,恶狠狠的骂他“衣冠禽兽和畜生”全程对他又踢又踹,宁死也不从,一种士可杀不可辱的驾驶。


无论身下之人再怎么不从他也死活把人给上了,最后的欢愉他是爽了,但也彻底粉碎了他俩的朋友关系。


值么?喻文州这样问自己。


其实,这样就足够了吧。


黄少天家


“啊”


好热。


空调太热了么,不对啊,还是25度啊,还是这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温度,这是自己和他曾经过一番打斗后定下才定下来的温度,一个不冷不热的温度,“副队长,注意身体,以后空调别开太冷。”黄少天的耳畔传来某人苏破天际的声音,“艹,你滚出我的记忆!”几乎是本能反应,枕头被使出全力扔出去,狠狠地撞在对面的书架上,仅剩都力气也全部用尽,身体疼痛开始找上门来。


整个柜子被一抖,一个黑边相框从柜子上掉下来,他本能地冲过去扑向相框,不料后脚被网线绊倒


“啪”。


他摔一大胶,膝盖擦剖了皮,有些地方都开始冒出血珠。可他毫不在意,爬起来,捡起在一摊碎玻璃中的相框,取出里面的照片,那张他们第一次夺得一等奖奖杯时的照片,这个平日里大大咧咧的家伙硬是把手中的照片从上到下都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还好。。。没坏。”他松了一口气,身体往后一倒,手压上了碎玻璃,“啊!”他惨叫到,手一抖照片掉了下去,他捡起照片叹了着气走到床边给自己上药。


沾了酒精的棉棒抹在伤口上,火辣辣的疼,怕疼的他掉了好几滴眼泪,最后他还是没忍住,看着照片上面的人痛哭了起来。


好像凉快了。。。


是啊。。。


心静自然凉,心冷,也自然凉么?


为了冷静他跑进洗手间里洗了个凉水澡,看着身上数不尽的草莓,抓痕和牙龈,他又哭了起来,“……文州,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黄少天蹲在浴室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到。


喝了杯水,他爬回床上睡了过去。


“知了,知了。”窗外的蝉,叫个不停,又一次被吵醒的喻文州无奈的捂住上耳朵。


好吵。


跟他好像,但……又不一样。


蝉是真吵一吵整整一个夏天,黄少天我觉得算是假吵吧,虽然也是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但我就是喜欢他这点,但。。。


这也是和他的最后一个夏天了吧,他在我耳边对我叽叽喳喳讲个不停了吧。


毕竟已经,毕业了。


做了这种事,绝对会关系破烈吧


但也值了


总比以后想见也见不着疯掉,想碰也碰不能碰有妇之夫的要好。


你不爱我,那就恨我吧,没有爱哪里来的恨。


他眼泪滑落,把枕头染湿了,喻文州断断续续的说出一句话“少天,对不起,我爱你。”


他俩大学毕业后后……


喻文州当了作家就像他之前说的一样,出了一本书取名《鸣蝉》,里面有句最经典的话,“不深不浅的感情就像烈日下冰棒,在高温下的只会慢慢的被迫溶解,无能为力的地接受这上天这无情的摧残,化成一滩有色的水证明自己曾经被人需要过,但化成水就再无价值,无论最后再怎么冰冻也终变不回最初的模样了。”


黄少天则是做了他们高中的篮球教练,那之后蓝雨夺得了,六次最佳球队,高中大赛连续三次连冠。


就在黄少天生日的那一天,喻文州被郑轩以叙旧的名义连扯带拽从B市拖回了G市,拖回了他和黄少天过去的高中。


晚上7点多喻文州终于鼓起勇气来找黄少天了,他站在铁丝网另一头隔着网看着了黄少天,他站在室外球场的中心专心致志的训练着篮球社新部员,他还是高中时的一头黄发,还是那根带了不知几年的发带,条纹背心外面套着当初他们那届的制服。


他还是那样的还是那样的开朗,并没有因为自己而改变什么,看着这样的黄少天的喻文州犹豫了半天,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准备悄悄的的离开。


可黄少天一个抬头看到了准备逃跑的喻文州,啧了一声扔下一句“你们自主练习,我去找个人。”离开了球场。


“喻文州,我都没动地方,你这是要躲?”黄少天冲着他的背影喊道。


“没有啊,我想四处转转,少天,好久不见。”喻文州停下脚步,一脸尴尬。


“呵,是啊好久没见了啊,毕业后你可一直就没来找我。”黄少天冷笑。


“我比较忙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喻文州干笑。


笑到冷场,喻文州也就收了声,那之后他俩都好半天都没再说话,就站在那里傻看着对方。


最后还是,黄少天打破了沉默,“要是没事,我就走了哦,学生还在等我呢。”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喻文州心里五味杂陈,张开了嘴却没出声,但他最终还是喊了出来“黄少天!”喻文州突然唤了他的名字,黄少天驻足回过头。


“怎么了”他回应到。


“对不起!”喻文州对他深鞠一躬。


“你这是干嘛?”黄少天不解。


“那年。。。暑假的。。我。。。”紧张让喻文州开始语无伦次。


“别这样,我也有错啊,当年年少无知,我不知道你对我是那种感情,那时候还一个劲的骂你,没事的,都过去了。”黄少天笑。


“那,我们还是朋友么。”


“不是!”黄少天斩钉截铁地回答道。


“少天,你还是不肯原谅我么。”喻文州这回慌了。


“没有啊,文州。”黄少天向他走去。


“可是少天你说。。。”


黄少天走到他面前,“我是想做你的男朋友。”


“什么!“喻文州吃惊的捂住了嘴。


“喻文州,我想也喜欢你,你给我的快乐没人可以替代,我也不是没有兄弟,我那么多哥们,还是总是出去玩,但是玩的时候身边没你不在我不安心,总是没法玩尽兴,女盆友我也不是没有交过,交了一周后就没有一点感觉都没有了,还有当年你都对我做了那种事可我就是恨不起来你,上周被微草队长来我面前秀恩爱,听了这故事他一冷面扣我头上把我骂醒的,要不他我可能还不敢面自己,面对你啊。”黄少天抱住他在他耳畔低语着。


“呜呜呜呜。”被抱住的人哭了起来。


“文州,别哭,我在。”黄少天把他抱的更紧了。


“唔啊啊啊啊啊。。。唔唔唔我喜欢你。。。少天。。。”


“我知道,我也喜欢你。”


晚上


喻文州躺在床上搂着黄少天,抱歉地说“少天,你生日,我都没给你准备礼物,对不起啊。”


“没事,你回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黄少天翻过身来,轻轻吻了他的唇笑道。


…END…


作者废话:我这次想死的心都有了。杰西爸爸的贺生没赶上就是因为因为家父废话太多晚了,可没想到今天……做天为了保证我们睡眠良好,两点的时候我妈偷偷进我房间把我ipad收走了直到上飞机前才还给我,因为堵车晚了,飞机险些没赶上。。。一路狂奔也就没时间发了。。。赶飞机好累。

结果飞机晚点两小时,最后一秒我还准备用家母手机登陆lofter发文。。。可因为是我微信登陆。。。需要下载app。。。下了结果要我手机号验证。。。我的电话是外国号。。。在中国大陆是无效的。。。

为什么不把家母的的电话卡放到我的手机里呢,是因为我妈把那个取卡的弄丢了,实在没有时间了……我才又晚了

大孙生贺绝对不晚。。。希望不是flag==







—————————————









评论 ( 14 )
热度 ( 26 )

© 伞修厨莫响君 | Powered by LOFTER